联系人:李经理
手机:15377660385 13036123459
座机:027-51113107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江大路142号同安大厦3A
邮箱:744138341@qq.com
网址:www.51dfjd.com
当前页面 | 首页 | 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

火眼金睛一钻挖出漏水点 防水工单日最多可赚千元

  昨日,在汉阳凤凰华庭小区一栋十层的居民楼里,60岁的防水工李师傅正紧张地做防水装修,在他看来,节日和平日并无区别,“有活就去干,没活的时候才能休息。”

  穿着蓝色工作服,一身灰垢的李师傅点了根烟,他甚至记不清做这一行有多长时间了。他一边抽着烟,一边和好防水材料,通过高压机注进墙缝里。这时,他的工友还吊在窗外作业,他不能疏忽,拽着绳子随时准备帮上一点忙。

  在这座城市里,李师傅只是一名普通的防水工。他们的工作很平凡,却又必不可少。

  最危险

  蜘蛛人穿行城市最高处

  据介绍,在防水工中有一类“蜘蛛人”,主要负责高空墙外防水作业。如顶楼屋顶防水,高层飘窗防水处理等。

  从事高空防水6年的王师傅称,有时吊在二三十层的空中,自己看着都害怕,最开始时都无法工作,现在才慢慢习惯。在他看来,每天重复着上下屋顶就是自己的生活。全天24小时待命,屋顶没有遮阳的地方,他们只能顶着烈日施工。

  最拿手

  一招找到症结点

  近日,东湖路一栋公寓5楼卫生间漏水严重,防水工彭汉辉师傅检查后,立马定出诊断方案。关掉自来水总阀,楼顶依然漏水,可见问题不在管道。彭师傅认为浴缸可能是“罪魁祸首”。用打钻机钻开后,果不其然,其隔水层已然断裂,只要6楼一洗澡,5楼自然“下雨”。找准了症结,不到半天,漏洞就被修复了。

  在武汉一建筑公司做防水工的尚世斌称,一眼就能看到的明漏自然很好处理,如果是暗漏,只见水出不见源头就比较棘手。有时,需要揭开表层的水泥,做一根暗管直接把水分流下去,这些都是实在的经验。

  最心酸

  付出了劳动拿不到报酬

  最让人心酸的或许不是工作有多辛苦,而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纠纷。

  尚世斌介绍,武昌中北路的李女士屋顶漏水十年,忍无可忍找他来做防水,说好了李女士先支付1000元施工费,剩下的1000元待完工后由楼上的业主支付。

  只挖破了两块地砖,尚世斌和工友便发现漏水点并成功堵漏,但最后的1000元施工费,楼上业主却让其去找李女士索要,僵持不下,尚世斌至今没要回这笔钱。

  最欣慰

  单日入账最多可达千元

  河南的李劲沅在武汉从事防水工已经14年。“最开始那会,防水工一天工资只有几十元,现如今则普遍在数百元。”李劲沅介绍,像“蜘蛛人”这样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工种,平均一天收入在500元左右,一般的防水工一天也有300元,只要肯干,月入过万完全没问题。最多的一次,他们一伙十人接过一单12万的工程,十多天做完,平均算下来,每人单日入账可达千元。